当前位置:主页>婚庆资讯>
考你没商量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新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完了全程,大家随即坐下继续吃喝。幕间休息结束,下半场算是开始了。
  下半场新郎新娘继续一桌一桌地与大家合影。上半场,他们主要是与双方长辈及亲戚喝酒留影。现在则轮到他们自己的同事朋友们了。眼看他们两个就要转到我们的桌上,同桌的那几个嘀嘀咕咕地商量着什么。我没去管他们在动什么坏心,只一门心思对付面前的清蒸石斑----肉可不多了。不一会,夫妇两个来到我们桌旁,要与我们一一碰杯。可是他们几个一致反对,说一定先要测试一下大嫂对老大的感情如何。如果测试不及格,他们是断不会饮下这杯酒的。说完,不等人家开口,自己就先划下道来:这里几个人再加上新郎,一起露出腿,由新娘蒙眼来摸,摸出自己老公才算过关。话音未落,一旁早有人备好长长的手帕,不由分说就把新娘双眼蒙上。另一个,抬手捂上了新郎的嘴。
  几个人把坐椅搬出,排成一排,先让新郎将一条裤脚撩至膝盖,脚踏在椅子上立在那里。其他人就一起来讨论剩下的人选。他们让我去,我拒绝了,倒不是怕会失节,担心腿脚被在场的女孩子们看了去,完全是出去对演出效果的考虑。因为和新郎那老山药般的一双毛腿相比,我这个,太容易认。
  一切就绪了,只见一排五条或白或黑或毛或秃的腿,已然长长短短林立在那里。有人扶过新娘,伸出一双纤纤玉手一路摸将下去。不知道是新郎的毛腿过于特殊,还是新娘的玉手过于敏感,或是两人早已彼此熟悉。一遍摸过去,新娘当即指出第四条腿,是她老公的。轻易过关,众人虽感失望却也无可奈何,只得一起举杯。又再次一起大声“啊”了起来。
  这次咱有了经验,不会再象刚才那样傻叫,差点儿把自己憋死。这回我只大张着嘴,却不出声,作滥竽充数之状。蛙声一片的池塘,一湾蛤蟆个个都鼓着肚子,你知道哪个叫哪个没叫?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