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婚庆资讯>
新媳妇“过门儿”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优秀义务解说员老四不再给我解说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被我说中了心事。不过现在也用不到他,新媳妇过门后的第三天要回门子,这和我们北方的规矩一样。估计现代人生活节奏加快,凡事讲效率,再说第三天请假一天工资照扣,所以当天就回娘家。不过,我总觉得新郎手上的乳猪形迹十分可疑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在众姐妹面前我没有放开吃喝的缘故,总感到那晃来晃去的乳猪身上似乎有着无限禅机。于是我趁机向那个身材高大的漂亮姐妹虚心请教。不出所料,此猪果然大有深意。在这里(也许包括中国东南沿海),如果洞房花烛夜,新郎试出新娘还是处女,那么第三天新娘子回门子的时候新郎就要提着烤乳猪招摇一番,向全世界宣布这一重大医学发现。估计还有可能会高唱:这是我的,爱情宣言。。。。我恍然大悟,原来这猪与北方铺在新人床上的白绫子是同等功效。霎时间,晃在新郎手中的已不再是原来的烤乳猪,简直就是一座道德丰碑,一个贞节牌坊,了得么!同时也更加痛恨自己最初心灵的猥亵:如此一头圣猪,就算是死的就算是烤熟了的,你也不能总琢磨着掐一块来尝尝啊?
  那猪在我对它咽了七十四次口水,克制了五十九次邪念之后,终于安全地落到了新娘父亲的手中。只见岳父大人将猪捧到厨房,手起刀落剁下头和四肢,装在袋中把残肢又还给了新郎。时过数月之后,我曾思索这一举动的原义,思来想去无非是:我女儿“完整”的身子你已经验收合格,现在再把头脑和四肢拿去吧。不过当时却无心细想,因为眼见他们将此圣洁之物推来摸去,视若无物,简直是痛心疾首。鸣呼!伦理何在?妇道何存?我真想大声疾呼:那东西凉了可就不好吃了!
  在岳父大人分尸乳猪的同时,丈母娘给大家端出来早已备好的汤圆。在场众人见者有份,一起随同新人来分享上一碗美满团圆。之后,新婚夫妇与岳父岳母一同前去饭店,以准备晚上的婚宴。而其他众人,便作鸟兽散了。
  回家路上,我仍然为那夭折的小猪恨恨不已。现在社会风气如此开放,人人视两性关系如同儿戏,大家还偏苦苦执着于这一形式。既然彼此心照不宣,何不干脆提二斤猪头肉了事?小猪没招谁没惹谁,一出娘胎还没看清大千世界即遭毒手,死了还落个身首异处。也许在人们心幕中,只有刚出生的小猪才是纯洁的“处猪”。如此看来,现在要找处女,恐怕也只有到小学甚至是幼儿园中去寻觅了。人就这德行,拿动物们来满足自己的生理欲望还不够,还要来满足自己的心理饥渴。早晚有一天,最后连一只动物也被人类牺牲掉了,那么这时人就只能拿自己来满足自己了。(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上一页12 下一页
上一篇:迎得美人归
下一篇:赶赴盛宴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